当前位置: 彩名堂 > 产品展示 > 喋血斯沃德:丹麦人的北欧霸权奠基之战

喋血斯沃德:丹麦人的北欧霸权奠基之战

公元9-10世纪是中世纪西欧一段激情燃烧的激荡岁月。就像起伏不定的北海巨浪,闯出斯堪的纳维亚的维京人,通过强大的武力为西欧地区带来自西罗马帝国覆灭以来前所未有的大动荡。在经过一轮轮洗牌重组之后,初步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固的政治格局,即以威塞克斯王国与维京殖民政权并立的撒克逊-维京共处模式。

但这种模式是不对称的。维京人的势力范围急剧萎缩,与半个世纪之前的异教徒大军时代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局面。当所有人认为维京人的时代已经结束时,远在北海另一端的斯堪地纳维亚上正在酝酿着新一场彻底改变维京世界的猛烈风暴。

维京双雄

维京人和撒克逊人的作战场面

在世纪之交的日德兰半岛上,维京世界正悄然发生着一系列巨变。一个世纪以来从海外劫掠得来的巨大财富,严重冲击着传统的社会阶层和利益分配规则。为野心勃勃的军阀们建立霸权、实现区域大一统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传统的统治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作为西欧维京人主力的丹麦人,正逐渐从原先的松散部落联盟演变为统一王国。

"蓝牙王"哈拉尔德就是首位力图统一全丹麦的领袖。他的父亲老戈姆是克涅特林加王朝的创建者,这一王朝至今统治着丹麦。哈拉尔德为了强化中央集权,引入基督教并初步开启了日德兰半岛的基督化进程,同时力推法兰克王国的封建统治模式。在对外方面,以武力迫使挪威成为其盟友,并在波罗的海南岸建立起大片的附庸以作为和东法兰克王国之间的缓冲区。目前来看,一向是挪威-瑞典-丹麦三足鼎立的维京世界里,丹麦人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了最强者。

蓝牙王的霸业为丹麦的霸权打下了深厚的根基

蓝牙王的儿子"八字胡"斯韦恩是另一位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维京领袖。在父亲打下的基础上,他在对外扩张上更加大胆激进。因等不及要建功立业,在父亲的晚年就发动政变成功夺位,成为斯堪的纳维亚的新主人。但是克涅特林加王朝所取得的战略成果也因老蓝牙王的倒台而产生了松动,传奇的古挪威王"金发王"哈拉尔之孙奥拉夫·特里格维松趁机举起了旗帜,对斯韦恩的霸权提出了挑战。

身体中流淌着狂暴血液的奥拉夫以扩张领土为自己的天命

作为在挪威由深厚根基的奥拉夫,他的爷爷是与拉格纳之子同时代的"金发王"哈拉尔。根据冰岛的《奥拉夫王萨迦》记载,他的早期经历非常传奇。曾经在诺夫哥罗德大公弗拉基米尔一世那里担任亲随卫队的一员,因其勇猛和忠诚深受大公的信任和赏识。年纪轻轻就手刃了杀死自己养父的恶毒奴隶贩子,只身游遍波罗的海。

此后,他的足迹远达弗留西、赫布里底群岛、英格兰东海岸和爱尔兰。传说一位基督徒预言家认为他日后必成国王。在深受鼓舞之余,他也决定改宗基督教。多年的历练不仅让他积累了大量财富,而且还使他成为了一名老练的战争领主。后来由于统治挪威的哈康领主不得人心,奥拉夫发现了机遇的到来,他趁机回国,凭借着金发王哈拉尔直系后裔的身份和杰出的个人能力,一举推翻哈康的统治并成为了挪威的国王。

年轻有为的奥拉夫被认为是未来挪威国王的最佳人选

在蓝牙王时代,挪威是不得不臣服于丹麦人霸权的附庸国。因此奥拉夫的早年也曾是蓝牙王之子斯韦恩最亲密的盟友之一。他的实力也被斯韦恩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引起了后者的猜忌。在即位为挪威国王之后,奥拉夫开展了一系列措施加强集权。他学习蓝牙王的经验,采取强硬措施强制推行基督教,力图使其成为连接挪威各地的纽带、这引起了国内保守派的强烈反对。

此外,在没有和斯韦恩商量的情况下,他自作主张迎娶了因逃婚而无家可归的斯韦恩的妹妹泰拉。出于政治利益,泰拉被哥哥强行嫁给了文德兰的领主布里斯拉夫,而且婚后生活倍受虐待。不堪忍受的泰拉对哥哥怨恨至极,她逃到了奥拉夫那里寻求庇护,并积极鼓动他向文德兰开战为自己复仇。最后,他还企图通过联姻孀居的瑞典女王西格莉德来吞并瑞典,还要求她皈依基督教。这一系列大胆的行为大大激怒了早就心怀不满的斯韦恩。如果再不阻止野心膨胀的奥拉夫,斯堪的纳维亚的政治天平就将发生易变。

奥拉夫与斯韦恩都是实力强大的基督徒维京英雄

斯韦恩深知奥拉夫的综合实力不比自己逊色,如果一对一硬碰硬只能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因此在开战之前通过一系列外交手段为自己的争取到了许多盟友,包括瑞典女王西格莉德之子奥拉夫·埃里克松以及一位对奥拉夫有宿怨的战争领主埃里克·哈康纳松。

斯韦恩许诺在战胜奥拉夫后,将会让两位共同瓜分奥拉夫的遗产。还积极向瑞典女王伸出橄榄枝,承诺日后为瑞典人在罗斯地区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持。他们策划在奥拉夫劫掠波罗的海南岸的文德兰返航途中对其实施伏击。斯韦恩深知,自己能否攥住父王的斯堪的纳维亚共主地位,将取决于这场海战的最终结果。

冰海传奇

狭窄的卡德加特海峡为斯韦恩的伏击战提供了绝佳的地理环境

公元999年9月,在西波罗的海的斯沃德海域,奥拉夫率领他的11艘龙头战舰组成的舰队向北游弋返回挪威。他曾许诺泰拉远征文德兰抢回她的嫁妆,此次行动是一场针对这一地区的劫掠,而且文德兰也不是强大的对手,所以此行并不需要带太多的士兵。满载而归的挪威武士心情轻松愉快,他们是奥拉夫的精锐部队,与首领关系密切,在以往的作战行动中他们在奥拉夫的统领下无往不胜,他们引以为豪。但是谁也没想到,一张致命的大网正在向他们悄然聚拢。

波罗的海素来以多雾著称,奥拉夫的舰队的一举一动都在熟知这片海域的斯韦恩的眼里。在对手进入伏击圈之后,他下令舰队以不同的方向迅速向奥拉夫的舰队逼近。虽然两人互有间隙,但是表面上依旧是脆弱的盟友关系,而且此次战役是一场不宣而战的"斩首行动"。因此当水手报告称前方出现斯韦恩的舰队时,不知情的奥拉夫并没有格外警惕。但是当后方又同时出现了瑞典人的舰队时,奥拉夫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丹麦人和瑞典人围攻了。

不同于古典时代地中海的海战,维京人的龙头战舰从一开始的设计上就是用来快速输送部队和战利品的。追求机动性最大化的维京人对于撞角和吊钩这样会加大船重、妨碍航速的海战装备向来嗤之以鼻。这决定了维京人之间的海战大多通过最简单粗暴的接舷肉搏来一决胜负,哪一方的兵力数量质量占据优势,基本上就能大致预判出海战结果。

维京人倾向于通过血腥的肉搏战来终结一场海战

奥拉夫的挪威舰队在当时是斯堪地纳维亚地区最强的存在,其中三艘巨舰是他引以为豪的王牌。第一艘是他亲自下令制造的巨舰,可以搭载30多名桨手。这意味这艘船长度不会低于40米,已经俨然是一个庞然大物,而且装有高于其他舰只的船首和船尾用以威慑敌军。第二艘是他在统一挪威的过程中俘获的一艘大船,比上一艘更长更大。奥拉夫经常亲自掌舵,他为这艘大舰起名为"海蟒"。第三艘是奥拉夫麾下最强的战舰,绰号"巨蟒"。船首船尾全部为镀金制作,长度达50米,可以载员70多人。而且舰舷高于普通战舰,这在当时已经是巨无霸的存在,制作工艺最高、成本花费最大。就像男人爱豪车爱骏马一样,维京人对长船战舰一样充满着深情和无法克制的迷恋。

性能优异的长船不亚于是维京人的第二条生命

不过在另一方,丹麦-瑞典联军的战舰多达70多艘,而奥拉夫此行只有11艘。巨大的数量差距对他极为不妙。虽然知道自己很可能今日难逃此劫,但他依旧沉着冷静,并没有心生畏惧而企图逃跑。

在开战演讲里,奥拉夫嘲笑丹麦人为"海上的绵羊",讥讽瑞典人是"比起开战舰,是更适合开殡礼火葬船"。奥拉夫决定利用自己三艘性能优异的海上堡垒尽可能多的杀伤敌军,他下令所有舰船并列靠拢,形成一个巨大的海上堡垒,而且可以让所有桨手解放双手参与战斗。此外,自己手下很多都是忠诚的亲随老兵部队,甚至还有一些拿起武器格斗丝毫不逊于男人们的盾女,士气和经验是他们可以指望的利器,一旦展开接舷肉搏战,他对挪威武士们的近战格斗技能充满信心。

针对奥拉夫的海上堡垒群,斯韦恩首先尝试正面对决。挪威人高超的近战水平和训练有素的作战方式使丹麦瑞典联军损失惨重。在尝试了几次不成功的袭击之后联军开始转变策略,斯韦恩将自己和盟友奥拉夫·埃里克松的舰队合为一队,继续在正面逼近奥拉夫。随后以密集猛烈的箭矢投枪覆盖敌舰,同时命令埃里克·哈康纳松伯爵的旗舰"铁公羊"号从侧翼突袭敌舰,从其他方向展开进攻。

人数劣势太大注定了奥拉夫侧翼被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事实证明,这项策略确实起了效果。挪威武士们由于要抵御正面源源不断如雨点般的箭矢标枪,不得不在甲板上组成密集盾墙而动弹不得,他们的盾牌和脚下的甲板、舰弦上扎满了箭头和枪杆,犹如刺猬一般。沉重的盾牌让他们的近战优势被明显削弱,加上数量上的明显劣势和长时间作战的体力消耗,没有预备队可以轮换的挪威武士们逐渐显露出疲态。而敌舰铁公羊号伺机从侧翼展开的进攻开始起到了奇效,奥拉夫绝望地发现,他的左翼战舰开始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敌军,他们的士气越来越旺盛,缓慢但扎实地向他的旗舰逼近。

斯沃德海战是维京人历史上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之一

在刺骨的冰海之上,战士们的咆哮和呐喊回响在海浪之上。这场海战不仅是三个维京人国度之间的血战,也是基督徒和北欧诸神信徒之间的较量。虽然他是一位信奉基督教的维京英雄,但是他英勇作战、指挥军队的英姿和他信奉奥丁托尔的祖先并无二致。奥拉夫的舰队纵然浴血奋战,但是终究难逃被多艘敌舰围攻的命运。眼看着其他战舰接连陨落,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孤身一人的奥拉夫在最后关头决然纵身跃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之中。为了不让敌人跳入海中俘虏自己,他跃入水中的时候还紧紧握住自己的战斧。

得知天命的奥拉夫以最为悲壮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传奇

清算与野望

战后斯韦恩对挪威分而治之 彻底建立起丹麦对挪威的压服性霸权

斯沃德海战的结束,不仅见证了维京英雄奥拉夫·特里格维松的陨落,也标志着丹麦在斯堪的纳维亚霸权的最终确立。为了彻底消灭统一的挪威所带来的地缘战略威胁,斯韦恩将挪威原有的政治结构进一步拆分。

按照许诺,他把特隆德海姆、罗姆斯达尔和兰里克分封给盟友奥拉夫·埃里克松,将索根、赫德马克、奥普兰德尼、罗加兰分配给了埃里克·哈康纳松。出于防止他们日后坐大的考虑,这些土地很多都不是连成一片的。此外,精明的他还把挪威最肥沃的地区维肯纳入自己的直接管辖范围内,成为丹麦的飞地。这既是握住挪威的经济命脉,也是对任何潜在的挪威反叛者的强大威慑。

如今特隆德海姆市中心广场上的奥拉夫雕像

此外,斯沃德海战对斯堪的纳维亚影响更加深远的,是基督教在古老诸神土地上的确立。虽然信奉且采取强硬措施推行基督教的奥拉夫·特里格维松最终战死,但是他的基督教事业没有因此而中断。斯韦恩并没有在这方面太过激进,只是要求两位盟友改信基督教,对下层民众的信仰从不干涉。等于是把一切交给时间,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步推行才是坠吼的。

至此,斯堪地纳维亚除了瑞典以外,挪威与丹麦都不可逆转地开启了基督化的进程,从这一角度来看,斯沃德海战与君士坦丁大帝的米尔维乔战役有着些许相似之处。

维京人还在渴望掠夺

斯韦恩在剪除了心腹大患之后,毫无争议地成为了站在斯堪地纳维亚权力巅峰的男人。野心勃勃的他在稳定了内部之后,再度将锐利的目光投向海外。北海另一边承平已久的英格兰,会是下一个绝好的猎物......

Powered by 彩名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